以山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综武:我,北凉世子,传承酒剑仙 > 第十二章 府里养了一个公主?纨绔子弟的基操! 第(1/1)分页

第十二章 府里养了一个公主?纨绔子弟的基操!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洗过澡,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床铺早已被丫鬟收拾干干净净,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沉香味。

    使得叶辰年劳累的身体,放松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沉香乃大宋国御制,市面上流传极少。

    其香气不仅芬芳怡人,还能祛秽致洁、安和身心、调和情志,对于养生养性有颇高价值。

    才一着床,困意就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这一路可真辛苦,但好在一切也值得了。

    闭眼,熟睡。

    不知时间过去多久。

    一身黑衣,脸上蒙着黑纱之人,轻轻的推开房门,进到房内。

    蹑手蹑脚的走近床铺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爬上床。

    趴在一旁,静静的看着叶辰年。

    脸上带着一丝惬意。

    虽穿长袍黑衣,但也依旧可以隐约看出其前凸后翘的身材。

    此人若只看身形,应不输于南宫仆射。

    她便是那西楚的亡国公主姜泥。

    至于她为何身处叶府,就说来话长了。

    当年叶晓率领铁骑,攻破西楚皇城。

    北凉大军,未曾杀俘,不伤百姓。

    入城者不止北凉军,好些离阴皇朝的大人物也入了城,在宫门口,等着冲进西楚皇宫。

    这些人大多想着,掳走一些楚国的皇室妃嫔。

    楚国的皇室妃嫔,身份高贵,往日他们不会有机会沾染。

    如今却是不同。

    欺凌这些人,这群人没有任何负罪感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行为,他们已做过很多次。

    叶晓抢先一步,封了宫门。

    可他并不是离阴皇朝的皇帝,自然拦不了许久。

    后来西楚皇帝,宫内上下万人尽皆自尽。

    叶晓见楚国公主年幼可怜。

    带回了叶府,与叶辰年为伴,一起长大。

    为其起名姜泥,只望以后如其名字一样。

    过往云烟,皆尘归尘,土归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辰年鼻子里,涌入一股淡淡的花香味。

    这股香味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他心中已知这股香味的来源。

    但也没睁开眼,想看看她想什么时候动手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叶辰年有心挑逗,移了一下胳膊。

    刚好碰到,她支着头部的胳膊。

    没反应过来的姜泥,脸直接滑下来。

    霎那,一张俏脸,直直印在叶辰年的脸上。

    两~唇相接。

    这一下,可让姜泥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俏脸红透了,不知是害羞,还是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慌张的从袖子内抽出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圆瞪杏眼,抬手欲刺。

    可叶辰年在其身上,没有发觉任何杀气。

    这种暗杀情节,两人从小到大有过许多次。

    每次都被叶辰年拆穿,两人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睁眼,一张精雕细琢的脸颊引入眼眶。

    看到他睁眼醒来,她马上装腔作势的要刺杀。

    叶辰年随手一抓,那个握有匕首的胳膊便被他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有丫鬟前来传话。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,褚禄山求见。”

    褚禄山北凉王叶晓六义子之一,一虎,二熊,三犬中的鹰犬,绰号禄球儿。

    北凉王徐骁六位义子之中,才华仅次于陈芝豹的人。

    担任手持三千精兵虎符的从三品千牛龙武将军。

    春秋时期,褚禄山屡立战功。

    最为人称道的,是率领千余骑兵绕路奇袭西蜀,后世人称千骑开蜀。

    因可以八次叉手而成宫调,被李义山称为“褚八叉”。

    与徐凤年关系极好。

    北凉军文武第一人,北凉谍报首领,现任北凉都护。

    叶辰年在嘴边比着噤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挥手,让姜泥躲到床下。

    姜泥哪愿?

    可自己一身黑衣,若是被外人看到。

    确实不好,也便一脸不情愿的藏到了床底。

    看到姜泥藏好,叶辰年出声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臃肿如猪的胖子,跟个圆球似的。

    一看到叶辰年,立刻就爬到床沿,抱住他的腿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“殿下,殿下,我终于见到殿下了,三年来,小的可是茶不思饭不想啊。”

    “茶不思饭不想?褚胖子,怎么看上去可是胖了几十斤啊?”

    徐凤年冷笑道,勒住死胖子的脖子。

    被勒着脖子的胖子,涨红着脸委屈叫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瘦了,都瘦了一圈了!殿下若不信,小的马上去称,重了一斤就切下一斤肉,重十斤切十斤!”

    徐凤年松开脖子,拍打着褚禄山的肥颤颤脸颊,笑道:“果然是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如今窃据千牛龙武将军从三品高位的褚胖子,被人肆意拍打脸颊。

    从三品,只要不是那些流于表面头衔的散官。

    放在任何州郡,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官了。

    何况手持三千精兵虎符的千牛龙武将军。

    可这胖子非但不觉得耻辱,反而一脸荣幸至极的表情。

    凑过硕大如猪头的脑袋,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最近醉花楼来了一个新花魁,细皮嫩肉得紧,一捏都能捏出水来,我还没敢享用,就是专门为殿下留着的,殿下是否抽空大驾光临,先喝点酒,听点小曲儿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叶辰年回来之前就已想好,要做回天下第一纨绔。

    逛花楼,喝花酒,听小曲,吃豆腐,戏靓女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纨绔子弟的基操……

    徐凤年点头道:“好说好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那表情要多奸诈有多奸诈。

    古语狼狈为奸,大体就是说这对祸害了。

    想来自此以后,这陵州城,必定会因为他们两人而闹得鸡犬不宁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