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山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综武:我,北凉世子,传承酒剑仙 > 第八章 杀!叶辰年的谋划! 第(1/1)分页

第八章 杀!叶辰年的谋划!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小小阴阳家,也敢如此嚣张?离阴皇朝的皇帝见到老子,也不敢这样说话,你们又算哪根葱?”

    叶辰年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乞丐,口气倒还不小。还离阴皇朝的皇上都不敢这么说话,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?”

    领头之人说完,引起阴阳家的追兵们一阵狂笑。

    “是嘛?狗嘴里果然吐不出象牙。”

    叶辰年说道。

    领头之人,听到此话,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大胆,小乞丐,赶紧给我滚,她你保不住,我们你惹不起!”

    “我若说,这名女子,我保定了呢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领头之人勃然大怒,悍然出手!

    数十位追兵,抽出腰间宝剑,怒喝着冲向叶辰年。

    一旁的老黄,抱起剑匣,就要打开。

    叶辰年伸手摁住,想要出手的老黄。

    “几个宵小之辈,还不值当名剑出鞘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叶辰年随手一挥。

    白马狂啸,银剑出鞘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寒光一闪,一股血腥之气涌现。

    数十位追兵,才冲出数米,只觉喉头一甜,便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会?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快的剑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少爷的武功再次精进了。”

    老黄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能杀我!”

    唯一剩下的领头之人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哦,为何不能?”

    叶辰年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月神大人也来了,若是你把我们都杀了,她定不会饶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?可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说完,随手一指。

    领头之人欲要出口求饶。

    但话还未出口。

    首级已然与身体分离。

    一张眼睛,睁得溜圆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的极快。

    一旁的绯烟都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顿时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本在她眼中早已认为,叶辰年也就是个长得十分俊俏的乞丐。

    这倒也不怪她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叶辰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布块。

    不识他的人,自然会认定其就是一乞讨儿。

    本来她刚刚也是抱定了必死之心,只觉得连累到眼前之人,心中有一些愧疚。

    哪想到,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叶辰年并不知晓绯烟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“少主,你不该救她的,这回我们可是惹上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老黄脸色严肃。

    “喔?我们这一路下来,惹下的麻烦还少吗?多一件少一件又如何?”

    叶辰年不以为然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可不简单,那月神乃是大秦国师,也是阴阳家的护法。不仅武功极高,而其背后的阴阳家,在江湖上大多都要给一些面子。

    “更是大秦始庭一手扶持起来的,在大秦始庭的势力,甚至超过了我们叶家。”

    “大秦始庭通过这些年的发展,实力更是隐隐已经超过了其他六大皇朝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离阴皇朝,轻易也不敢与其产生摩擦。”

    老黄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倒不这么觉得!阴阳家明面上忠于嬴政,骨子里可是一直在谋划着自己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那嬴政虽号称千古一帝,却一心只想求长生,才会被阴阳家的人欺瞒。”

    叶辰年笑道。

    老黄听到少爷的话,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眼前的少爷,越来越让他看不清了。

    这些大秦始庭内部的事情,他竟然清楚。

    真想知道,还有什么是少爷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一旁不远的绯烟,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太恐怖了,这个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竟连阴阳家私下里的谋划都知道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整个阴阳家知道的也就几个高层。

    他们是不可能,将这些透露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眼前之人,却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明明看起来就是一个乞丐,但其知道的,却远非一个普通人能够接触到的。

    叶辰年自然看到了绯烟的脸色,对自己心中的计划,更加肯定了。

    心中再次盘算了起来。

    若要横扫天下,必不能全凭蛮力。

    一人之勇,那是蛮夫,是得不了天下的。

    那些得天下的天子,哪位不是智慧近妖的人物?

    况且树敌太多非是智慧之选。

    只有合纵连横才是上上之策。

    大秦与离阴皇朝并不交界,两国一直以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自是盟友的最佳之选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现在不就掌握着一些大秦始庭的内幕消息?

    若是和谈不行,那便用这内幕消息与其交换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那大秦始皇,倘若知道自己竟养了一头会吃人的狼,是什么表情,应该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到时候,估计他会求着联盟。

    毕竟阴阳家在大秦始庭早已根深蒂固,真想铲除,也不是什么易事,期间随便一股外力,都有可能重创大秦始庭的根基。

    况且那位自称始皇帝的嬴政,他也非常想见识见识,看其是否真如史书所说的那么残暴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绯烟用手支地,想要站起身来,继续向前逃。

    明显受伤太重,才刚站起一点,已然体力不支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受伤了,还不好好坐着休息?”

    叶辰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月神马上就要来了,我现在的状态不是她的对手,必须马上离开。”

    绯烟说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你就好好坐着休息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叶辰年便再次把其扶起,靠在树边。

    “你能救我,我很感谢,我不想连累你们,你们快走!”

    绯烟说着,一阵巨咳,口中涌出大量鲜血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让你好好坐下休息!”

    叶辰年霸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绯烟明显被其气势镇住了,一时间,竟然不敢说话,眼神中竟还带着一丝委屈。

    一阵安静过后,绯烟还是忍不住的说道:

    “恩人,你们快走吧,别管我了,你们救不了我,等后面的追兵追来,定会把你们也连累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已经到了北凉的地界,我要救下的人,没人能将其杀死。”

    叶辰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人影从远处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月神来了!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我倒要看看你的实力,是否匹配得上你的口气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求鲜花,求票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