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山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综武:我,北凉世子,传承酒剑仙 > 第十一章 兄弟情深,回府! 第(1/1)分页

第十一章 兄弟情深,回府!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听到南宫仆射答应,叶辰年心生欢喜。

    正欲说话,狂奔而来的一骑,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马匹通体如墨,膘肥体壮,曾是野马之王。

    后被叶府高手驯服,交由小王爷叶龙象。

    才一照面,野性难驯的马王,抬起前爪,斗大的马蹄就要踩踏新主子。

    哪想到,它遇到的是一块铁板,被少年一拳给打翻在地,半晌都未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此后,乖巧温顺如小家碧玉。

    如今被叶龙象驱使,十分听话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闻讯赶来的小王爷叶龙象策马急停,翻身下马,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才刚下马,未做停留,便直冲向叶辰年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喊声,急切又亲~密。

    见到来人,宁峨眉以及北凉铁骑,尽皆单腿下跪,右手及胸,行下军礼。

    只见叶龙象跑到叶辰年的身旁,一下子就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“别跪着,咱们俩坐着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叶辰年把弟弟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让哥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长大了,我家弟弟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一旁的宁峨眉,站起身来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王爷,末将是领着军令,来接世子回府。”

    叶龙象并未搭理,转而抱着叶辰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,我好想你,咱们回府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黄蛮儿到了,哥累了,想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叶辰年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那,我们现在就回吧?”

    “好,现在就回。”

    叶辰年才刚说完,黄蛮儿便走到其前面。

    “哥,我背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王爷对外人下手没轻重,可换做哥哥,却是小心翼翼的很。

    蹲在地上,背负起疲惫不堪的哥哥。

    缓慢的走向陵州城。

    来时的马王,此时应是到了要播种的时间。

    踩着小碎步,侧过脑袋,试图去蹭那匹被老仆人牵着的,体格不输于它的白马。

    可如今皮包骨头,还瘸了一腿的白马,丝毫不领情。

    抬起后爪就踹,吓得马王赶紧跑开,却也不舍得跑远,只是静静的跟着,显得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陵州城内众人纷纷讨论,是谁能让小王爷徐龙象背着入城。

    且身后还跟着两百余骑,这些一看便知是王府亲兵。

    更让人诧异的是,其身后竟紧紧跟着两位绝世美人。

    两人风格各异,却又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后来不知是谁,惊呼了一声世子殿下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,陵州城本可并排驱使三辆马车的主干道,熙熙攘攘的人群,立马变得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打扮得漂亮的千金们,此刻也顾不上那优雅风姿,拎着裙摆尖叫着逃走。

    一些个卖百货的还有典当行的大铺子,都第一时间将店里的东西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回来啦!”

    消息一传十,十传百。

    以打雷一般的惊人速度,传遍了整座陵州城。

    城内大小二十余座青楼,其中的老鸨龟公们都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一些个身段妖娆的花魁们,都捧着心口痴痴的坐在窗口望穿秋水道。

    “冤家,您终于舍得回来了,可想煞奴家。”

    绯烟看着眼前这个已然睡着的男人,心思复杂。

    身为阴阳家的东君,她此前对天下各国的情报,都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在其中,自然是听过叶辰年的名字。

    不过,当时的情报,只道是北凉王府一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她当然没有太多兴趣,去了解太多。

    可怎能想到,今天自己面临绝境,竟是被他所救。

    而且当时的场面,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的脸颊微红,不知是内伤发作,还是为何。

    “小王爷,您跟世子都上马吧?”

    宁峨眉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小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府不远,一下就到了。

    叶龙象,才刚到门口。

    从内便冲出两排下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男杂工,连忙上前。

    “小王爷,世子让我来背吧?”

    “小声点!”

    “王爷吩咐,世子先送到他的院子。”

    叶龙象,一路把其送至叶晓的院子内。

    才刚放下他,叶辰年就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哥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叶辰年说完,便四周看了看。

    房间内,只余南宫仆射与绯烟。

    想来那老黄,定是跑去找酒喝了。

    看到绯烟,脸色苍白,便迅速吩咐。

    “黄蛮儿,去把府中的大夫请来。”

    叶龙象听到后,立即跑了出去,直跑到后院大夫所住之处才停下。

    一阵拖行,直把大夫累的够呛。

    才刚到房内,叶辰年便指着绯烟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,给她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府中大夫,把了一下绯烟的脉象后,便走到其面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回禀世子,她受的伤太重,而且还有几股奇怪的力量,在其体内纠缠,在下没有办法医治。”

    听到大夫所说,叶辰年心中已有一些猜测。

    那几股奇怪的力量,想必定是阴阳家的咒术。

    传闻中阴阳家咒术者,必死!

    自己这一番努力,怎能就此白费?

    可如今也没有什么救治办法。

    叶辰年不愿多想,只能以后再想想,有没有可以救绯烟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她送回我的院子,收拾一间房子出来。”

    此刻,门口已然站着他院子里的几十名丫鬟。

    她们早就恭候多时,从中走出三四个丫鬟,把绯烟抬回了院子。

    随后,在丫鬟们的侍奉下,叶辰年开始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洗了个通体舒畅的花瓣浴。

    褪去了乞丐流民的麻衫草鞋,换上世子的锦衣玉服,刮掉胡茬。

    他那仿佛精雕细琢般的脸庞,在此刻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贵气凌人,整个人都带着天生高贵不凡的气息。

    要知道叶辰年本就是,一颇为英俊惹眼的公子哥。

    当年陵州六七位当红花魁,其中不乏眼界奇高性子清傲的,可还是为了他争风吃醋要死要活。

    不光是图北凉王世子的阔绰打赏,其中更多的还是心里对其欢喜。

    不说这陵州城的花魁,就叶辰年院内的几十位丫鬟,哪一个扔到外面不是上乘姿色?

    更有一些倾城之姿。

    这些丫鬟,入府之前都是一些眼高于顶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现在也是。

    在北凉王府上,这些位胸口微隆的青葱婢女皆被他揩过油。

    可除了私下红脸碎嘴几句,没有谁是真心厌恶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本就一心在其身上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