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山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综武:我,北凉世子,传承酒剑仙 > 第十五章 一语道破!月神:这就是命运吗? 第(1/1)分页

第十五章 一语道破!月神:这就是命运吗?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月神做梦都未想过,自己竟然会被一个纨绔子弟给算计了。

    一世英名,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在出手之前,其特意用真气探过房内情况。

    并未有外人。

    但南宫仆射是何人?

    虽是从一品,但其实力早已不再此序列了。

    其若是屏息静气,一心隐藏。

    当世没几人可发现她。

    但如果说南宫仆射的突然出现,只是让她稍感意外。

    那不知从何而来的飞剑,则是让她感到万分惊恐了。

    此剑,是什么时候出现的?

    自己并未放松警惕啊!

    喉间出现利器,竟丝毫不知。

    可怕!

    想到这,月神冷汗浸满衣衫。

    花魁的衣服,用的绸缎,本就十分透亮。

    裁剪的更加清爽。

    叶辰年前世中的深~V都不见得,有现如今花魁衣服更加时尚,凉爽!

    被水打湿后,更加透亮,更加贴身。

    直接把月神那玲~珑玉~体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,朦朦胧胧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如此一看,月神的躯~体,确比那南宫仆射还要诱~惑!

    这下,可把叶辰年美坏了。

    原本没被那媚舞迷惑,却被眼前的躯~体诱~惑到了。

    若此时月神看到叶辰年的表情,必定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还跳什么舞,直接湿~身就好!

    不过,她现在完全没有心思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于是,问出了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没被迷住?”

    月神的话,把叶辰年从沉浸中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天下第一纨绔子弟,花~丛老手,你这点小伎俩,太~嫩了。”

    叶辰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嘛?奴家就这么不堪嘛?”

    月神仍不死心,谄~媚道。

    叶辰年淡淡一笑:“将你低级媚功散去吧,本公子吃过肉,比你吃过的饭都还多,就凭你也想迷倒本公子?”

    眼前的场景,南宫仆射视若不见。

    心中则是震慑不已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通过之前在城外看其一战,已然对叶辰年高估了许多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情景,却是让她明白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,比自己想的,隐藏更深。

    这个“杀手”,南宫仆射心中确定,仅论武功,当在现在的自己之上。

    她已经有从一品的实力,这名女子,至少也是一品实力。

    可叶辰年竟然能出其不意的,将一个一品高手制住。

    南宫仆射自问,同种情况下,她都不一定能做到。

    不,应该说是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一品高手是何等存在?

    又怎会被人轻易算计到?

    可现实却是,一个实力不如自己的,真的做到了。

    事实就在自己的眼前!

    这也让其对叶辰年,涌上一股莫名情绪。

    此人,到底还有着多少底牌呢?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的时间很短。

    动静说大不大,但褚禄山毕竟是一久经沙场之人。

    这么浓重的杀气,他自然第一时间便已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糟糕,殿下有危险!”

    说完,便起身跑向后院。

    姜泥见褚禄山这么说,也立刻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褚禄山一路小跑,一身赘肉晃晃荡荡的。

    仿若随时都要离去一样。

    很快,他便与姜泥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才一进院,看到眼前的景象。

    这下,可把褚禄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一个胖脸上,满是惊诧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全叶府都知道,是他带世子来醉花楼的。

    若是世子在这里出了问题,褚禄山不敢想象后果。

    整个北凉都会因此事剧烈震动。

    他是看着世子一点点长大的。

    与其感情非常深厚。

    这也是其为何一直支持世子,接手北凉的原因。

    除了私人感情之外,他深觉这个世子,根本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有时候褚禄山甚至隐隐觉得,眼前的世子,若是接手北凉,可能会带领北凉,打下比现在还要大的疆土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次世子回来,他更觉得眼前的世子,愈加的神秘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也是他惧怕的。

    若是因为自己,少主出事。

    那视子如命的义父,估计会把他的皮扒了点天灯。

    叶辰年自是不知褚禄山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此时他正托着月神的下巴,口中道出了让众人震惊的话。

    “阴阳家的月神大人,竟沦落到青楼了?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月神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叶辰年是怎么知道?

    难道所有一切,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吗?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这若是传出去,堂堂大秦帝国的国师,阴阳家的护法月神,竟在青楼里做花魁。

    那恐怕很快就会成为江湖笑柄,贻笑大方!

    特别是她的行动还失败了,这要是传出去,不仅是她,连整个阴阳家,乃至大秦帝国,都会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“公子说笑了,月神是谁?”

    叶辰年微笑看着眼前的月神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,眼前的月神,不可能因为自己的三言两语,就承认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是嘛?”

    叶辰年说着,趁其不备,直接扯下了她的面纱。

    伸手一拂,竟用内力直接化去了她的妆容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深紫色的秀发,纷然落下。

    随后一张极美脸颊映入眼眶。

    只见其有着细长的柳眉,一双眼睛极度妩媚,秀挺的瑶鼻,玉腮微微泛红,娇艳欲滴的唇,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,如玉脂般的雪肌,肤色奇美。

    此人美貌,比之南宫仆射仅差毫厘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美女,叶辰年竟呆滞了片刻。

    江湖传言月神美貌无双,只惜无人得窥真容。

    因为她一直以轻纱蒙面。

    想不到,今日一见,传言竟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,比传言还要美得多。

    姜泥看到这一情景,心中愠怒,撅着小嘴,跺脚。

    “哼,登徒子,就应该被人家杀了。”

    而与叶辰年站在一起,距离月神较近的南宫仆射。

    心中竟自然而然的升起稍许的敌意。

    这股敌意,不知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遇到了,比之自己美貌相差不远的女子吧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月神,则是又惊又恐。

    她从未想过,自己的阴阳易容术,竟然如此轻易的被人揭去。

    特别是眼前之人,之前还轻~薄过自己。

    刹那间,心中升起一股愤怒与莫名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股莫名情绪的来历。

    很大部分原因可能是,其对天道命数十分相信。

    她曾观过自己的星象。

    此生其要么不婚。

    若不然,自己这辈子注定的丈夫,就是第一个摘下自己面纱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是天定之缘。

    可她没想到,这个男人,竟然是叶辰年。

    怎能这样?

    自己明明是要挟持他!

    但这么近看,眼前的男子,看起来,还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至少相貌上,天下男子,少有能与之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但她可是阴阳家的月神!

    是阴阳家仅次于东皇太一的存在!

    又怎能痴迷于儿女情长。

    不,不能这样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这是天定之缘!

    真的要逆天而行?

    真的可以吗?

    做的到嘛?

    冥冥天意,又岂是能随便对抗的?

    命运……

    她曾无数次去操控别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没想到,自己的命运,竟然会如此!

    一时间,月神怔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久久无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