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山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综武:我,北凉世子,传承酒剑仙 > 第十七章 驭人之术!这才是纨绔子弟的生活! 第(1/1)分页

第十七章 驭人之术!这才是纨绔子弟的生活!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褚禄山,让你的人把这女子给我押回去,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叶辰年冷声吩咐道。

    要让月神诚心归顺,不是一朝一夕之事。

    不过,事在人为。

    只要给他一点时间,就不信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褚禄山闻令,连忙吩咐士卒过来,押月神回府。

    待月神被押走,他这才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世子,禄球儿绝无害世子之心。请世子明察秋毫!”

    此次遇刺,可是他闯出来的祸事。

    虽然有心而故意为之,但他只是想引出幕后之人。

    月神之事,还真不在他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若是世子殿下因此而有什么意外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褚禄山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阵后怕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禄球儿的行为,叶辰年心中略感好笑。

    但并未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本就对褚禄山,自作主张引自己来这醉花楼,以至于那月神有可乘之机而心生不满。

    现在正好趁此好好打压一下,这个自以为聪明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褚将军,怎么跪下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可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叶辰年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褚禄山赶紧开口。

    “世子,叫我禄球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敢,再敢乱叫,下回又不知道,把我往哪个刺客屋里领了。”

    叶辰年调笑道。

    “世子,我是真不知道鱼玄机是那月神假扮的啊!求世子饶命。”褚禄山求饶道。

    “褚江军,还是起来吧,我一无官衔,二无军职,不好意思让你这个从三品跪在我面前啊!”

    叶辰年脸色突然变冷。

    褚禄山听到此话,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褚禄山,愿受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想好了?这会儿起来,离开,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叶辰年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让世子陷入险地,理应受罚,可此事绝非小的蓄意谋划。就算世子打死我,我也这么说啊!”

    “是嘛?那就起来吧!”

    叶辰年见褚禄山已然知错,明白效果也已达到了,再压就过了,便收起了身上的煞气。

    感受到世子身上的煞气已然收起,语气也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禄球儿便已明白,眼前的世子,气已经消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心情顿时安稳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没敢站起身子,依旧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起来!”

    叶辰年,见褚禄山依旧跪着,又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他最是不喜,别人不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褚禄山,听到世子语气又有一些不善。

    连忙道:“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这才缓缓站起,却仍是弯着身子。

    “此事,也不全怪你,也有一些原因在我,这月神确是因我而来,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也不希望,再有人自作主张,引我入瓮。”

    叶辰年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的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褚禄山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的忠心,只要你好好为我办事,我必不负你,但若再有什么问题,我家湖里的鱼,可是饿了许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的知道,小的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禄球儿,来我身边坐。”

    叶辰年的语气柔和不少。

    驭人之术,恩威并施。

    敲打一下褚禄山,还是要笼络的!

    这个人,将来还有大用!

    褚禄山听到这,眼泪再也止不住了,斗大的胖脸上,鼻涕一把泪一把的。

    他本就对叶辰年十分忠心。

    今日犯此大错,他本就十分自责。

    刚才的状况,完全出乎了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若是出现一点差池,那后果都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世子,只是警告了自己几句,连句辱骂都没,这让其心中非常感动。

    他在心中暗暗发誓,此生此世,都要效忠于世子殿下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?来,我们继续喝酒!”

    此时,房间外的醉花楼内,却是另外一种景象。

    此时的醉花楼的老板,早已被吓得惊惶失措,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虽然月神进入到醉花楼内,化装鱼玄机的事情,他们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,世子殿下遇刺,毕竟是发生在自己的醉花楼。

    若是世子追究,后果谁能承担得起?

    此时此刻,醉花楼上上下下,所有都跪在外面。

    一个个浑身吓得颤颤发抖。

    世子遇刺,又岂是小可?

    北凉王盛怒之下,将他们全部杀了,都算是轻的。

    弄不好,连父母家人子女,都要受牵连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们一个个胆战心惊之时。

    就听到叶辰年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小二,上酒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。

    外面跪着的醉花楼众人,顿时如蒙大赦。

    万万也想不到,素来任意肆为的世子殿下,今日竟这般宽宏大量。

    虽然还不知道事后会不会再追究,但至少眼下这一关,是先过去了。

    当下,掌柜连忙喊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,快,快,上酒,姑娘们都进去伺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姜泥,一脸怒意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,刺客抓住后,就可以回府了。

    但哪想这叶辰年,还要接着喝花酒。

    遇刺都不收心!

    真的连生死都不在乎吗?

    气的她牙齿咬的“咯咯”作响,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。

    低低暗骂道:“无耻,流氓,混蛋!”

    姜泥毕竟也是公主出身,也骂不出什么新花样。

    来来回回就那几样。

    叶辰年虽然听到了,却是装作充耳不闻,继续跟褚禄山一起喝酒。

    两人越喝越多,叶辰年此时也放开了心情。

    一瓶接着一瓶,一坛接着一坛。

    也没用真气稀释酒气,只凭酒量。

    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

    此时,叶辰年心中也是无限感慨。

    这才是纨绔子弟的生活嘛?

    自己之前那三年,过得那是人过得日子嘛?

    每天吃了上顿没下顿的。

    有时候为了一个地瓜,都要跟老黄打一架。

    那该死的老黄,想到就生气。

    每次吃东西,总也不给人留。

    害的我三年前出门时还有一百六。

    现在整整掉了四十斤。

    要不是当时还打不赢,早就抽他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老黄正在自己房间,品尝那不知道从哪偷来的酒。

    连打几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又在说我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辰年继续喝着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醉花楼的酒,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微醉迷人心,有酒乐逍遥。

    正喝得畅快之时。

    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【检测到宿主放开心怀饮酒,酒剑仙传承掌握度+0.1%。】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