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山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综武:我,北凉世子,传承酒剑仙 > 第九章 这里是北凉!臣服,或者死! 第(1/1)分页

第九章 这里是北凉!臣服,或者死!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待到出声女子走近时,即看清来人样子。

    只见其深紫色的长发,脑后盘着。

    脸颊两侧各垂下一缕发束,发上插着天蓝色水晶发簪。

    身着外罩浅蓝色短袍,背后以月状纹路装饰。

    腰间一紫蓝与深蓝相间的腰封。

    内穿海蓝色广袖长裙,月白色交领中衣。

    长裙曳地,裙下摆有紫罗兰色条纹,袖口及裙摆深绿色花纹,裙摆呈花瓣状。

    耳朵带着浅蓝色的水晶耳环,眼睛蒙着天蓝色眼纱,额前缀有冰蓝色水滴状吊珠,由一根蓝紫色有浅蓝色暗纹的缎带吊下。

    一通装扮极其罕见,不过姿色不在绯烟之下。

    感受到叶辰年的打量,月神心生不悦。

    自踏入江湖,还未曾有人敢冒然扫视。

    “大胆狂徒,色心不小。速速将绯烟交出。”

    月神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若不交,你又能奈我如何?”

    叶辰年调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想好了?小乞丐!不过杀了几个随从,就敢口出狂言?”

    月神喝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想跟他们一样?”

    叶辰年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口气不小,今日若不交出绯烟,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月神出言威胁道。

    叶辰年冷笑道:“这里已经在北凉地界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拇指食指放在嘴边。

    猛地用力,吹了一声哨子。

    声音宏亮,直达天际,远远扩散而出。

    树下的绯烟,一旁的月神,只觉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若有眼尖之人在此,定会看到绯烟所靠之树闪过一黑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头鹰隼般的飞禽,如箭矢掠过城头。

    月神心生疑惑之时。

    陵州城,辰子营内,一伙兵士整装待发,立于操场。

    哨声出现,辰子营内,所有兵士迅速翻身上马,在宁峨眉的带领下,整齐划一的出了陵州城。

    跟着飞禽,向叶辰年的方向急速前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府门前一对极高石狮像上站着一少年,唇红齿白,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此人是叶晓第二子,叶龙象。

    他早已算准日子,今日是其哥哥归来之日。

    叶龙象在此早已望眼欲穿。

    哨声在其耳旁响起的霎那。

    便见他双脚点地,自石狮上一跃而下,急速出城而去。

    一系列动作,震得石狮上多年堆积尘土,飘然落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叶辰年发现远处,一道白色身影,正往此方向飞驰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,胭脂榜列为天下第一的南宫仆射。

    一盏茶的时间,大地突然毫无征兆的轰鸣起来。

    叶辰年不远处冲来一队铁骑,不知人数。

    只见其绵延成两条黑线,仿佛没个尽头。

    尘土飞扬中,高头大马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俱是北凉境内以一当百,名动天下的重甲骁骑,看那为首扛旗之人手中所拿王旗,鲜艳如血,上书一字,“叶”!

    是驰骋辗转过,离阴皇朝南北十三洲的北凉铁骑。

    以往,西楚王朝觉得他的三十五万大戟侍敢逆其锋芒,可结果呢?

    景河一战,全军覆没,降卒系数坑杀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两百精锐铁骑冲刺而来,浩浩汤汤,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头顶一只充满灵气的鹰隼似在领路。

    两百铁骑走到叶辰年身前不远出,瞬间静止,动作如出一辙,这份娴熟,已经远远超出一般行伍悍卒,百战之兵的范畴。

    正四品武将宁峨眉翻身下马,一眼看见叶辰年,立即奔驰至身前,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恭声道:“末将宁峨眉,参见世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看到眼前魁梧将领叫叶辰年世子,月神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原来,你竟是北凉世子!”

    树边靠着的绯烟,此刻更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叶辰年说道:“不错,本公子就是,这绯烟,我救定了!”

    月神此刻的心中也有些犹豫,但想到这任务是东皇太一亲自吩咐,压下犹豫的情绪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虽是北凉世子,但这毕竟是我阴阳家的家事,希望你考虑清楚,是否真要因此得罪阴阳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考虑!你若想动手,大可试试,在北凉,还没人敢如此狂言……”

    叶辰年望着她,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月神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眼前的局势,对自己极其不利。

    她虽然实力强横,但也只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眼前的两百铁骑,俱都是六品以上的实力。

    那领头之人看起来气宇不凡,实力应也不错。

    更别说眼前的世子与那抱着剑匣的老人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老人,她觉得其极大可能,是一位一品高手。

    若真打起来,自己占不得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想必回去那东皇太一也不好责问自己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我阴阳家记住了。希望你真能受的起我阴阳家的怒火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双脚点地,腾空而起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一转眼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叶辰年心中有些可惜,现在想留下月神,还真有些难度。

    若她以后还敢再来,必将其纳如地牢,慢慢收拾。

    不再多想,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。

    叶辰年将目光转而望向宁峨眉,怒问道。

    “见我,为何不跪?”

    宁峨眉正待开口狡辩,突然感到刺骨的寒气逼近自己的喉间。

    一柄悬浮的剑,与其喉咙已不过一指距离。

    顿时心中骇然。

    在其记忆里,眼前世子,一直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,没想到竟有如此了得的功夫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南宫仆射,心中也是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这与她记忆里的信息,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此前,她收集过北凉世子的信息。

    所得信息全都显示,其人是一个不学无术,整天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可眼前之人,与自己所得消息完全不符。

    北凉铁骑,口中之言,已证明此人必是北凉世子叶辰年。

    看来,这叶辰年也是一个隐藏极深之人。

    “死,或臣服!”

    叶辰年一字一句道,身上气势磅礴而出。

    辰子营必须效忠于他,否则,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。

    旁边的老黄,心中震惊与欣喜共存。

    “少主这股子杀伐果断的劲,很有其父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一旁士兵,看情况不对,走上前去,准备开口求情。

    还未开口,叶辰年再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今日,无论是谁,都要做出选择,否则,都得死!”

    这是他的辰字营,若是连这些士兵

    此时身前的宁峨眉及北凉铁骑,已被叶辰年释放出的气势,震慑当场。

    宁峨眉距离叶辰年最近,所受气势也最强。

    此刻他一张俏脸上,满是汗水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抬头看向叶辰年。

    目光交涉之间,他已落入下风。

    终于做出决定,跪下行礼道:

    “末将宁峨眉,参见少主殿下!宁峨嵋从今往后,唯世子马首是瞻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