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山文学网 > 言情小说 > 唐朵朵陆少川肆木果 > 第5章 离开 第(1/1)分页

第5章 离开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唐朵朵心情愉快的直奔供销社。m.wannengwu.com果然,不论任何年代,还是买买买让人心情愉悦啊!

    十斤桃酥、十斤大白兔、十斤白糖、十斤红糖、十斤蛋糕、五斤绿豆糕、三十尺棉布、二十斤棉花、暖水瓶、水壶、茶缸,铝制饭盒,两个脸盆...零零散散一大堆。

    至于护肤品什么的就不用,空间里自己的小屋中还有不少,买个香皂做个样子就行了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还有不少钱又给家里三房人每家买了20尺布,爸妈大弟一人一套成衣,这样一顿操作下来,钱也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拎着大包小包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东西收进空间,又单独拿出给每房准备的20尺布和爸妈大弟的衣服,这年代没有监控倒是方便很多。

    晚上大家聚在一起,看着唐朵朵拿出来的东西,都红了眼眶。这孩子都要下乡了,自己不留点钱在手里,还给他们买,真是太傻了!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就是个美丽的误会。

    想着昨天大家都有布料就奶奶没有,以免奶把气撒到爸妈身上,唐朵朵又拿了10尺布出来,虽然是普通棉被,不过也是一片心意嘛。

    “奶,这个是给你的10尺布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的啊!算你有良心,还知道给我也买,这次就放过你了”

    合着我要是不给布,老太太还真准备作啊!

    “奶,你给我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?明天就要出发了!”

    其实说起来也没准备老太太能准备什么,能给安排给棉袄,棉被就不错了!

    看着老太太拿出来的大包,唐朵朵也确实惊讶了!

    真没想到啊,抠门老太太把知青补助还给了自己,居然还给准备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棉被,垫絮,棉袄、棉裤、棉鞋还都是新的,老太太大方了?这是爷爷给托梦了?

    看着唐朵朵一副吃惊的不行的样子,老太太撇了撇嘴

    “你也别想了,我还能真让你冻死饿死在外面不成。孙子呢,我是肯定更喜欢的,没办法,哪家都这样了,我也改不了。家里不富裕,不省吃俭用,算计着过日子怎么行,我知道你怪我给你订这么个婚事。可是我也没办法啊,咱们家是一定要去一个下乡的,你不愿意去,你弟不能去,家里钱不够买工作的,那就只能牺牲你了,你要怪奶奶就怪吧。你弟是家里下一代的顶梁柱,也是没办法“

    得,这老太太可真是坦荡啊,这坦荡的让我都没话了!

    “奶,别说了。我是愿意去下乡的”

    老太太小眼一翻,嘴角一撇,走了

    唐朵朵是下午的车,趁着早上有时间把家以前的书面都打包好收进空间。现在是75年,现代的唐朵朵也是大学生一枚,第一届高考的内容也不难,按照唐朵朵的知识储备考上大学应该不难,但保不齐会生疏,还是要常常复习的好。

    最后简单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,把在家的铺盖装上,加上自己准备的帆布包,又把空间的里的东西挑不重的拿了些出来打算放外面带上。

    其实也可以到了地方在拿出来,可是下乡的地方,人生地不熟的,也怕别人发现空间的秘密,还是带一部分在身边,这样以后在拿东西出来,到时也好解释。只是路上会累点,不过累点就累点吧,总比被人发现把她给剖了好。呜呜呜,说起来唐朵朵是真害怕啊,就怕哪天被人发现换了芯子,还带着个空间。

    “姐,我来拿吧,我送你上车“

    看着弟弟憔悴的模样,想来这几天应该很不好过。把行李递了过去,跟在大弟坐公交车去火车站。

    等到了火车站,挤过拥挤的送行人,去找到车厢总算是上了车,看着大弟帮自己把行李一件件的归置好,又拿着茶缸去打水,忙前忙后。唐朵朵知道,他心里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大弟,别忙了,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车了,姐姐有几句话跟你说”

    “我离开后,你要好好学习,不要落下功课,我相信高考会恢复的,而且知识学了,就是自己的。姐姐在乡下也会用功的,等到恢复高考的时候,就是姐姐回来的时候,你不要为我担心,我会照顾好自己,你也不要内疚了,我是真的想出去看看”

    “姐,真的会恢复高考吗?”

    “会的,姐姐相信,这一天一定会有的,等我回来那天你来接我好吗?"

    "好,姐,我一定来接你。我们一起努力,我会好好工作,努力攒钱,认真学习,你放心“

    看着弟弟通红的眼眶,唐朵朵心里也难受极了。这个弟弟虽然没有相处两天,可却让她真心的感受了这份来之弟弟的关心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可别哭了,丢人。快下去吧,一会车就要开了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哭,风大,吹的。姐,我走了,记得写信回来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,照顾好家里”

    看着依依惜别的人们,火车缓缓的启动了。车里的人挥手告别,是不是的抽泣声,大喊声。唐朵朵也忍不住探出头,看着站在人群中的弟弟,心里有个地方涨涨的,在这里你也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火车不知走了多久,车厢的气氛才慢慢的好起来

    "大家好,我叫刘晓红,来之泸市,去辽省下乡的“

    “我叫胡雪艳,京市人,也是去辽省下乡的“

    “李丽娟,辽省下乡”

    “我是李晟永,也是江市人,去辽省下乡,希望我们以后可以互相帮助“

    “唐朵,你怎么在这里?你不会是追着晟永来的吧?晟永不喜欢你,你怎么这么死皮赖脸的啊?“

    哎,走到哪总有那种讨厌人的往上凑,唐朵朵也无奈极了,看着眼前这个人,总算是想起来了,这人是李晟永的同学,很喜欢他,偏偏原主不但和李晟永一起长大也同样喜欢他。哎....这就是男色误认。

    看看李晟永也是一副吃惊、无奈的样子,唐朵朵也知道他们误会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唐朵,江市人,去辽省下乡”你问本小姐就要答,惯的你的

    “唐朵,跟你说话呢?有没有礼貌?”

    “这位大姐,我跟你不熟,不是你问我就要答,我有回答与不回答的自由。另外,我来下乡是响应国家号召,支持农场建设,并不是你口中的追男人,我只能说这么想的人就是这么做。至于怎么这么巧都是辽省,无非是奶奶帮我报名的时候我没在意,只要是建设农村,哪里都可以发光发热”

    “谁还不知道谁啊,原来就追着晟永跑,现在下乡你也在,还说的这么好听支持农村建设,谁信啊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的无所谓,我也不认识。另外我不是追着李晟永,我们只是都住一条胡同,所以在你每次去李晟永家的时候,都能在胡同里看到我的原因,请你不要乱喷,现在也不要再打扰别人的自我介绍时间,谢谢”

    “你。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再说了,唐朵下乡是自由,你下乡也是你的自由”

    “我们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,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,都是好同志,就不要发生内部矛盾了嘛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现在也中午了,大家吃点东西吧,休息会